寒门状元|第二四七三章 盛情难却

推荐阅读:一剑斩破九重天进化之眼超凡黎明九星毒奶沧元图帝道独尊校花的贴身高手太古龙象诀第一序列天道罚恶令
  沈溪即将抵达,南京城里已商议好迎接事宜。

  这天晚上,魏国公府灯火通明,彻夜做准备。按照流程,沈溪将会被请到魏国公府做客,同时过来的还有留守金陵的勋贵以及重要的文臣、武将,因南京兵部尚书和守备太监同时出缺,使得魏国公徐俌成为南京城真正的掌权者,现在城里城外都在他控制下。

  不过徐俌却心知肚明,沈溪一来,所有的旧格局都将被打破。至于镇守太监张永即将到来,还有南京兵部尚书究竟花落谁家,在沈溪到来这件事前都显得无足轻重。

  正堂内,徐俌的人证在将刚刚打探来的消息详细向他奏禀。

  “……沈尚书一行已在大胜港驻扎,明日一早兵马登船,顺流而下,预计午时前便可抵达南京城外。按照之前得到的消息,沈尚书麾下兵马不会进城,他自己会带着随从进城来跟六部的人接洽,至于明晚是回军营还是留在城内歇宿则不得而知……”

  跟徐俌说话的人名叫徐程,乃是徐俌堂弟,在南京官场算不得大人物,但做事老谋深算,深得徐俌信任。

  当初徐俌巴结刘瑾时,徐程便多次劝阻,不过徐俌并未听手下这个头号军师的意见,以至于差点儿酿成惨祸……谢迁一度把他列入阉党名录,还是沈溪仔细甄别后才删除。

  就此以后,徐俌越发重视徐程的意见,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

  徐俌脸色有些阴沉,等徐程说完后,直接问道:“王侍郎那边已打好招呼了吗?”

  徐程点头:“已派人去通过气,明日上午会跟您一起出城迎接沈尚书……不过王侍郎对于晋兵部尚书之事尚有顾虑,毕竟京城那边至今没有任何回复,过去走动的人也没传消息回来,之前预想能得到首辅谢阁老支持,但现在看来很悬,而且就算朝廷通过任命,时间上也赶不及了……”

  徐俌面色不善:“早就知道沈之厚会到江南,为何不提前绸缪?现在临时抱佛脚,时间上能来得及吗?那个左侍郎这几天怎么样?”

  徐程微微一怔,随即意识到徐俌说的是谁,微微摇头:“听说还在称病,明日应该不会出现在迎接队伍中;再者,他跟沈尚书之间并无多少联系,想来沈尚书怎么也不会起用他吧?”

  “这可说不准。”

  徐俌道,“之前去送礼的钱师爷回来不也说了,沈之厚尽拿客套话敷衍,说明他对本公并不信任……他不想用本公,难道本公非指望他不成?”

  徐程见徐俌对沈溪并无敬意,反而有针锋相对之意,赶紧道:“公爷,这位沈尚书如今在朝中风头一时无两,就算是首辅谢阁老和英国公都无法压他一头,至于司礼监掌印太监张苑更是傀儡一样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如此之人只能逢迎不能强来。”

  徐俌道:“你的意思……是有人给本公使脸色,本公还要唾面自干,笑脸相迎?”

  徐程解释:“官场客套可不能拘泥于一时颜面得失,再者沈尚书不也回礼了么?若他无心跟公爷结交,就不会回礼,只是碍于军旅这一特殊情况,还有他人未到南京城,所以才会保持谨慎;再者,想要弄清楚他的真正态度,不该等到他入城后当面谈及才能确定吗?”

  徐俌脸色不太好看,不过他没有出言反驳,毕竟徐程的话有那么几分道理,他开始蹙眉思考起来。

  徐程道:“沈尚书到底是京官,不会久驻江南,就算想染指南直隶权柄,也该知道力不能及,咱魏国公府满门忠烈,永镇江南,与国同休,他绝对不会贸然开罪,起码面子上的礼数会维系,至于南京守备太监和兵部尚书,都属于流官,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难道沈尚书不明白这个道理?”

  徐俌望着徐程:“年之,你说这些,本公都明白,不过你也该知道,本公年岁不小,跟这种乳臭未干的年轻人打交道,实在抹不下面子,他若是在本公面前摆架子的话……”

  徐程道:“公爷您若是觉得有不方便亲自出面的地方,便由小人交涉便可。至于给他准备的礼数,也一概以顶级文臣的标准,酒色财气的东西应有尽有,明日还有韵诗姑娘出席欢迎酒宴……”

  “韵诗,她肯露面吗?”

  徐俌微微皱眉。

  徐程微笑道:“哪怕是花魁也只是风尘女子,这接待朝廷大员的事,她有什么资格拒绝?已安排人给她送了银子……况且沈尚书少年英杰,民间女子无不趋之若鹜,哪个不希望能入他法眼?希望英雄难过美人关,到时候倒可留下一段佳话!”

  徐俌不屑地扁扁嘴:“非要用酒色巴结吗?竖子何德何能?说什么沈国公,不过是当今陛下宠佞的结果,他功绩是高,但真的及得上本公祖上开国顶定之功?江南不是他的地头,来这里若是狂妄自大,谋取本不该属于他是的东西,就已经可恼了,还让本公对他巴结有加?哼!”

  徐程明白,心高气傲的魏国公给沈溪送礼而不得,没得到沈溪有关结盟的正面反馈,让徐俌觉得沈溪是因为他曾入阉党这一旧案而看不起,而徐俌在江南一向目中无人惯了,不自觉激发敌对的情绪。

  现在徐程要做的,就是要让徐俌静下心来,重新考虑跟沈溪结盟之事,至于那个韵诗,则是金陵教坊司有名的花魁娘子,卖艺不卖身,深受江南才子欢迎,因平常很难见上一面,使其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徐程道:“公爷,他到底是过江的强龙,您作为地主,虽说实力方面根本不输给他,但只要能保住手里的权力,彼此面子上也过得去,何必去计较那短暂得失?就算他不肯合作,将他平平安安送走,就是最好的结果,不然若是他在南京城出了什么事,到时候朝廷可能会追究到底!”

  “什么意思?”徐俌皱眉。

  徐程叹道:“小人刚听说,倭寇派人混进城里来,想要谋害沈尚书,城里居然有人暗中与贼人合作。”

  徐俌怒道:“有此等事?倭寇着实可恶,他们是否将本公放在眼里?”

  徐程紧忙劝说:“公爷莫急,现在只打探出一点风声,还不知到底是何人所为,不过看来沈尚书入城对他自己或者是对咱们来说都需要小心谨慎,他入城带的人不多,这安保工作就归于咱们之手,他若出了事,陛下很可能问罪!”

  听徐程这么一说,徐俌脸色又变得很难看,不过徐程说的道理他却明白。

  徐程道:“若沈尚书明晚出城,犯险的几率更高,不如留他在城里过一夜,至于什么韵诗,不过是锦上添花之用……当然,若是晚上可以留他在国公府落榻的话,基本可保证安全无恙。”

  “什么?还要请他到府上来?”徐俌又不甘心了。

  徐程面色谨慎:“公爷,就算是为了面子上的事,您也只能忍了,沈尚书到底是陛下跟前最宠信的大臣,又是皇亲国戚,得罪不起……一切都要以大局为重啊!”

  徐俌尽管很不甘心,但终归还是听进去了,不耐烦地一摆手:“既如此,那这些事便由你去安排,若他肯到府上,到时候本公跟他私下会晤也是可以的……这些话让旁人去说,本公不放心,接待之事就全权归于你手。”

  “得令。”

  徐程恭谨行礼。

  ……

  ……

  沈溪进金陵前夜。

  随着二更鼓敲响,南京城彻底安静下来,此时城里靠近秦淮河的一处私宅却是灯火通明,一群人趁着夜色而来,脚步匆忙。

  鸡鸣犬吠中,一行进入院门,穿过月门和回廊进入堂屋,为首那人将脸上蒙面的黑布摘了下来,正是之前曾跟沈溪有不少过节的江栎唯。

  “你们都退下吧。”

  正堂内对着门站着一名男子,确定江栎唯的身份后,他一摆手,手下立即退了出去,江栎唯也是一摆手,让他的人离开。

  正堂内只剩下二人,江栎唯跟等候之人相对坐下,尽管灯火通亮,显得很高调,不过二人对话时却几乎是贴耳低语。

  “顾严,你不该来南京,为兄知道你想杀了沈之厚,但他这次可是以领兵主帅的身份而来,无论如何你都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冒险……江家只剩下你一人,你该回头是岸才是。”那人并不是很想帮助江栎唯,上来便对江栎唯劝说。

  江栎唯面色冷漠:“事到如今,难道我还有回头路可走?”

  那人想了想,突然叹了口气:“你走错一步路,就再难回头……你实在不该再跟那些倭人勾连,你也算是名门之后,却是上了贼船,上去容易下来可就难了。”

  江栎唯冷声道:“你有何资格教训我?你跟我还不一样?之前交给你变卖的东西,你可都已变现?”

  “按照你所说,我将折现所得的两万两银子购买了绢布和人畜,如今不在城里,这里是契约,你出城之后只管找到地方,便能将之带走。”

  那人不再劝说什么,从旁边拿过来一方木匣,打开来,里面是一份份交易凭证,同时还有一些人口买卖的契约。

  江栎唯拿过来,仔细看过,确定这些东西都没有问题后,直接拿起木匣,站起身便要走。

  那人问道:“顾严是要出城,还是等沈之厚入城?”

  “用不着你管。”

  江栎唯背对那人,冷冰冰地道,“不过提醒你一句,若是此事泄露出去,无论是否你所为,你全家老小无一人能保全。”

  ……

  ……

  五月初十,巳时末,沈溪一行顺利抵达南京城。

  此次到南京沈溪并未有带兵进城的打算,因而下船后,只带了亲随及亲卫一百多人进城,不过出城迎接的队伍倒是很隆重,以魏国公徐俌和南京户部尚书王佐为首,同时过来的还有南京六部各衙门、应天府和江宁县的代表。

  当日毕竟并非节庆日,南京各衙照常运转,来见的人要么是在休沐,要么是像王佐这样本身需要跟沈溪沟通和接洽的官员。

  城外并未有百姓列队迎接,道路早已被羽林卫封锁。

  魏国公徐俌在江南势力盘根错节,在他的安排下,城外各处都有官兵把守,这也是提防有人对沈溪不利而特意做出的举措。

  仪凤门外,沈溪并未跟迎接的官员和士绅代表有任何交谈,跟徐俌和王佐简单交流,便准备骑上随从牵来的战马。

  徐俌见状劝解道:“之厚还是乘坐马车进城吧,这几日南京地面不太平,老夫也是为你的安全着想。”

  以年岁来说,徐俌可以当沈溪的祖父,不过从官职和在朝中的地位上来说,却比不上沈溪。

  如此一来两人之间便形成身份上的落差,徐俌说话时只能拿出长辈的态度,希望沈溪能尊重这种辈分的差距。

  沈溪笑道:“多谢魏国公好意,不过在下还是喜欢骑马而行。”

  本来徐俌还觉得沈溪“识相”,但在看到这种拒不合作的态度后,马上感觉沈溪是故意跟他唱反调,心想:“我好心好意提醒你危险,你非但不领情,还跟我对着来,死了活该。”

  就在徐俌面露苦笑,假意再劝说几句时,王佐开腔了:“我等也随沈尚书骑马入城便是。”

  王佐乃成化十四年进士,今年已经快七十岁,在弘治朝担任太常寺少卿和光禄寺少卿时曾跟沈溪多次打过交道,算是故人,所以从一开始见到沈溪便显得异常热情。

  徐俌瞥了王佐一眼,皱了皱眉,好像在说你个老家伙出来凑什么热闹?

  徐俌的名声不好,王佐也好不到哪儿去,说起来二人都是因结交阉党受到牵连,唯一的区别是徐俌是自己主动巴结刘瑾,而王佐则是为儿子王云凤所累。

  王佐的儿子王云凤,乃成化二十年进士,张彩担任吏部尚书后将其破格提拔为国子监祭酒,故此打上阉党的烙印,刘瑾死后朝廷勒令王云凤致仕,王佐受到牵连,只能在南京户部尚书任上养老。

  要不是王佐对儿子有劝谏之言,还有便是以前的名声很高,恐怕也是早就离开朝堂,这其中就有沈溪在刘瑾案后盖棺定论,对阉党涉案人等既往不咎,所以王佐对沈溪的态度非常友善。

  沈溪笑道:“王尚书,我们一同入城。”

  说话间,沈溪完全忽略徐俌,翻身上马。

  徐俌恨恨然退在一旁,目送沈溪跟王佐骑马远去,心想:“沈之厚死了不打紧,别连累我也被刺客误伤。”

  这边徐俌准备上马车,却见徐程匆忙过来:“公爷,城内各处要道都已封锁,保管不会出现刺客。”

  徐俌道:“你拿什么担保?”

  一句话就把徐程给呛住了,徐程正不知该如何应答时,却见沈溪回过头来,客气地道:“徐老,我们一同进城如何?”

  突然传来一句“徐老”,让徐俌听了心里很舒坦,脸上勉强堆起笑容:“之厚你先走,老夫这边还有事需要处理,进城后我等再见。”

  因为沈溪进城要先谈公事,不可能即刻赴宴,所以徐俌不打算跟沈溪同行,送走沈溪后才瞪着徐程说道:“现在马上去调查刺客的行踪,如果找不到,随便抓几个人送到沈之厚跟前,告诉他现在城里不安稳。沈之厚年纪轻轻便眼高于顶,目中无人,简直反了他了。”

  徐程苦笑道:“公爷,何必如此呢?或许是沈尚书生性豁达,没有想太多,说话冲了点儿……再则,沈尚书选择骑马,也是他对自己的安全有信心,几天前他便派人进城刺探情况,对城里刺客的踪迹,或许知道的比我们都多。”

  “你说什么?”

  徐俌对堂弟的话显得很意外。

  徐程再重复了一遍,道:“沈尚书敢骑马进城,有可能是想要引蛇出洞,公爷其实您根本不必提醒,在这样的聪明人跟前装糊涂,未尝不是一种聪明的做法。”

  徐俌这才知道其实是自己杞人忧天,没好气摆摆手:“就算他知道又如何?他自己招惹来的麻烦,莫非还要怪到本公头上不成?你赶紧去调查刺客之事,咱们绝对不能被他挟制……发现刺客踪迹,本公立即派人去抓捕,怎么都不让沈之厚在南京城里出风头,哼哼!”

  ……

  ……

  沈溪进城,哪怕是光天化日之下打马而行,一路也很太平,不多时顺利便抵达南京户部衙门。

  朱棣迁都后,南京城内六部班子很完善,各衙门并非是年久失修的旧衙,反而全都崭新,毕竟江南富庶之地,这边银两调拨比之京城更容易些,中枢要兼顾全局,或许要紧巴巴过日子,但在南京就算朝廷不调拨银两,地方上也能找到款项,随便找一些富户捐赠也足以把衙门修缮一新。

  沈溪到金陵后首先要跟南京兵部接洽,不过因南京兵部尚书出缺,再有左侍郎孙需称病不出,兵部内跟沈溪接洽之人只有南京兵部右侍郎王倬。

  至于户部征调钱粮之事,则由南京户部尚书王佐亲自跟沈溪谈。

  本来沈溪领兵,只需要跟这两部接洽便可,但因沈溪还有督造船只之事需要留心,只能临时派人去请南京工部的官员到户部来。

  王佐道:“沈尚书旅途劳顿,很多事其实可以等安顿下来后慢慢谈,今日魏国公于府上设宴款待,不如我等移步到魏国公府再说?”

  说话间,王佐跟王倬都站起来,要请沈溪前往徐俌府上。

  沈溪却微笑着摇头:“在下重任在身,很多事不敢有所懈怠,至于接风宴请之事还是留待将来平定海疆班师回朝时再说吧。”

  沈溪的话明显拒人于千里之外。

  王倬跟王佐都是老滑头,顿时醒悟沈溪不想跟魏国公有太多牵扯,毕竟涉及到南京权力之争,作为过客不好表态。

  这边王佐没有强求,他的年岁在那儿摆着,加上无晋升希望,跟徐俌的私交也不是很深,只是把话传到便可,别的事他并不需要操心,但王倬则显得着紧多了,因为按照之前徐俌跟他商议的结果,他将是南京兵部尚书的有力人选,关系到切身利益。

  王倬道:“沈尚书岂能如此见外?中原平乱已结束,但东南沿海平海疆却非朝夕之功,何况沈尚书进城来,不去魏国公府上拜访到底说不过去……魏国公老早就派人来迎接,只是一晚上的事,耽搁不了多久,明日一早沈尚书便可回营。”

  沈溪望着王倬,眼睛微微眯起,他进城前便知王倬跟徐俌间的协议,毕竟如今对方早以南京兵部右侍郎的身份打理兵部事务。

  沈溪笑着说道:“看来王侍郎跟魏国公关系匪浅嘛,不然的话对在下是否赴宴怎会如此执着?”

  现场气氛明显变得尴尬起来,沈溪这话说得太过直接,若不知的还以为沈溪是故意找茬。

  王倬的脸色非常难看,他想晋位南京兵部尚书之事不是什么秘密,毕竟南京六部中,真正有实权的便是户部跟兵部衙门,别的衙门形同摆设。

  王佐笑着打圆场:“同朝为官,我等早就不分彼此,何况南京兵部跟守备勋臣间有来往分属寻常,若是之厚你不想去,没人能勉强不是?但这接风宴,还是要有的,若你不嫌弃的话,就算设在户部衙门后堂也可以。”

  王倬赶紧道:“对对,只要是为沈尚书接风,在何处设宴其实都一样。”

  沈溪淡淡一笑,好像个不通人情世故的官场初哥一样,道:“既然魏国公盛情邀请,在下不去,还要改在户部后衙举行接风宴,岂不是不给魏国公面子?在下其实也有事想跟魏国公商谈……但现在,是否先把正事做完再说呢?”

  王佐哈哈笑道:“对,对,正事要紧,赶紧派人去催请工部,沈尚书这边等急了。”

  本来有些尴尬的气氛,在沈溪圆场下重新变得和睦起来,王倬不由暗中抹了把冷汗,以兵部有事为由告辞出了户部衙门。

  ……

  ……

  到了门口,徐程早就在等候。

  虽然这会儿魏国公徐俌已回了家,但还是派人来这里准备迎接事宜,所有的事都由徐程负责。

  “王侍郎,沈尚书那边……”

  徐程见到王倬出来,迫不及待上前问道。

  王倬便将里面发生之事详细跟徐程说了,尤其是沈溪那别有深意的话也和盘托出。

  徐程道:“沈尚书这话是何意?那他到底会不会……往国公府一行?”

  王倬想了想,还是不太肯定,苦笑道:“大概会赴宴吧,他不是说有要紧事跟公爷商谈?不出意外的话,或许会跟公爷谈及南京兵部尚书人选问题。”

  徐程松了口气,点头道:“他肯赴宴就好,我这就派人回去跟公爷说及此事,现在一定不能让沈尚书出事,还要确保他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该准备的都要准备好,该送的礼物也会备齐。王侍郎请放心,公爷之前跟您商议之事,绝不会出偏差。”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http://www.ssiaec.com/hanmenzhuangyuan/,欢迎收藏
手机看寒门状元http://m.ssiaec.com/hanmenzhuangyuan/寒门状元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寒门状元》版权归原作者天子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网游之大禁咒师透视之眼三国之暴君颜良明天下渔色大宋沧元图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校园修仙

平行进口车报价 | 非常美文网 |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襄阳网 | SZ中文网 | 27鎶 | 27鎶 | 27鎶 | 27鎶

尚书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