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浑道章|第八章 变化

推荐阅读:一剑斩破九重天进化之眼超凡黎明九星毒奶沧元图帝道独尊校花的贴身高手太古龙象诀第一序列天道罚恶令
  披发修士对着张御一抱拳,自报名姓道:“惠元武。”

  张御抬袖一礼,道:“张御。”

  惠元武神情无比严肃,道:“道友既然邀我印证,那我是不会留手的。”

  张御点头道:“道友尽管出手,我当领教高明。”

  他正想看一看,现如今的青阳玄修,实力到底达到了何等境地,与他之前见到的玄修又有什么区别,而与人斗战一场,那就是为简单的了解方式。

  惠元武道一声:“道友小心了。”就在说话的时候,他身上光芒骤亮。

  张御感官敏锐无比,在这一瞬间,却是一下看到了近百章印闪烁过去的光华,大殿之中,似乎出现了一个裹满岩浆的光人,他浑身散发出躁动的光与热,同时一股无比危险的气息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这就像是火山海啸即将爆发出来的前一刻。

  可即便观读到第三章书的修士,拥有近百章印,且又能同时运使出来,这也太过夸张了。

  但不管对方是如何做到的,下来必将是迎来惊天动地的一击。

  这一刻,“敏思”之印自然而然转动起来,周围一切都是慢了下来,他可以从对方的身躯及心光转运方向上分辨出来,此人下一个动作必然是冲过来对他一拳。

  换成其他一样不了解情形的玄修,就算此刻明了了对方的动作,也没有用处了,因为对方的速度太快,就算思维跟得上,身躯也跟不上。

  可他根基无比深厚,就在意念转动的时候,心光和身躯也是跟着一起动了,不过即便如此,他也判断出来,自己不可能完全躲避开这一拳。

  这一刻,他做了三件事,以心光排斥一切对自身有害的外来物事,并转动了“周流”之印,同时口中言道:“敕……”

  惠元武的那一拳已经轰到了他的心光之上,然而恰恰是因为他的身躯偏去了一些,并没有落到他的正面躯干上,而是直接从胸前擦了过去,但是其人的第二拳却是紧随其后而来,下来是第三拳,第四拳……

  就在这一刹那,数百拳被轰了出来,每一次都是轰击在了他的心光之上,但是每一次随着他的身躯转动,都是偏了那么一点,再加上心光足够坚韧,以至于并没有在持续连而累积的力量下被攻破。

  ……镇!”

  直到此时,第二个字才从张御口中说了出来。

  瞬息之间,惠元武身上闪烁的心光力量被一下压退到了心神深处,浑身的光芒也是一下消退下去,就像炽热通红的岩石被一下扔到了冰泉里,尽管只需要片刻工夫,他就能重新唤出力量,可他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他的心光不但用于进攻,也同样是用于保护自己的,现在骤然失去,就算对手不出手,攻势的余波足以将他的身躯撕碎。

  这处论法大殿中虽有法器护持,不用怕有性命之危,可是也仅仅如此而已,以往也不是没有被打坏道基之人。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轻轻按在了他的肩膀之上,同时一股心光冲入进来,将他浑身上下护持住。

  惠元武只觉自身轻轻一震,而后就站稳了身躯,他心有余悸的抬起头,看了看张御,抬手一礼,无比郑重道:“张道友,多谢了!”

  轰隆隆……

  两人交手的余波此时才在大殿之中回荡起来,周围都是狂旋的气流。

  惠元武的攻击集中而凝练,在某些章印的作用下,浑身上下包括外部的力量都是朝着敌人落去,没有一丝一毫的浪费外泄。

  这些全是被张御的周流之印导引出去的。

  周流之印可以敌人的部分力量反送回去,但是他考虑到这个章印在青阳玄府中有极大概率也是存在的,那就很可能被对方针对布置,所以他宁可将之引导去别的地方。

  他看了看惠元武,道:“惠道友,我看的不错的话,你适才当是动用了近百章印?”

  惠元武哈哈一笑,道:“道友应该是方才来这里不久吧?”

  张御点头道:“确然如此。”

  惠元武看着张御目光露出佩服之色,道:“道友能凭旧印击败我,着实是了得。嗯,我知道友肯定有很多疑惑,刚才多亏道友援手,我承你这个人情,道友有什么尽管我,我惠元武知无不言。”

  张御也的确有一些问题要想请教对方,于是邀惠元武到一边的席座之上落座相谈,后者也是欣然应从。

  待坐定之后,他思忖了一下,道:“我今日才到来青阳玄府,方才明善道友引我去观外那根玄柱,说是任凭观看,道友可知,玄府如今为何如此做?”

  惠元武撇嘴道:“那些东西,早没用了,玄府不放开也没人去练。”他又道:“我劝道友也别去观读那上面的章印,现在青阳玄府的玄修,也没有几个会照此修持了。”

  张御问道:“哦?这是为何?”

  惠元武想了想,道:“这么说吧,要说原来那些章印是‘大印’,那么现在我辈玄修所用的,就是‘小印’了。”

  张御不由来了兴趣,他也知道自己问到关键之处了,便问道:“何谓‘小印’?”

  惠元武道:“这就需要慢慢说道了。”接下来,他便将自己所知道的东西都是详细解说了一下。

  张御听罢,这才了解了这其中的分别。

  按照惠元武的说法,六十年前浊潮爆发后,不少前所未见的敌人涌了出来,在与之交战的过程中,玄修发现自己所使的章印有许多缺陷。

  首先是章印与章印之间近乎没有配合,哪怕同时运使多个章印,也不会有叠加的效用,因此它们彼此都是相对独立的。

  这就像是一个军阵,遇敌时每一个军卒都是单独战斗的,力量并无法集中起来。

  其次,过去玄修修道的理念,每一次章印追求的都是完满观读的思路,这就导致了推动的心光也大量耗费,用在斗战中,就显得臃肿而无效率。

  尽管玄修自己也能调和印章运使的效用强弱,可除了那些天资出众之人,根本没几个人能在激烈斗战中顾及到这么精细,能及时唤动章印助战就已经很不错了。

  于是随着与敌人交战,出现了一种的新的思路,那就是“众缺可为满”,也即是用诸多小印去组成大印。

  我们不必去追求每个章印的完满,只要懂得很多基础小印,再相互叠加运使,往往就能爆发出不亚于甚至超过原来大印的力量,且互相之间还能变化组合,从而演化出不同的大印来。

  当然,这些小印这也是在原来大印的基础之上向下分化的,并不是空中起楼阁,可以说,没有大印就不可能有小印的出现。

  这就像玄法修行总是带有一些真修的影子,因为玄法本就是从真法演变过来的,这里的道理是一样的,每一个相对成熟的体系都是有脉络可寻的,有源头可追溯的,无法去凭空捏造。

  这个变化具体是什么时候产生的惠元武不知道,但他感觉好像是一瞬间就出现了。

  张御心里有一个判断,总的来说,这应该是玄法在经过数百年的积累后,在某个契机的引动下,终于出现了一个井喷式的大爆发。

  这里面恐怕既有来自外敌的影响,也有来自诸多玄修大能的推动,是诸方共同作用下的结果。

  惠元武言及自己所知道的基础小印一共有二百四十个,全部从属于“身”、“意”二正印。

  不过观读每一个小印,只需要用到原来十分之一的神元,甚至更低,所以只要观读二十个左右大印的神元差不多就可完成所有小印了。

  他通过一定的章法组合变化,现在能发挥出相当于原来三、四十个章印的力量,故是他的战斗力却一点也没有因此减弱,反而大大加强了。

  不止如此,他言称还有许多秘传章法不知道,不然实力可以进一步提升,潜力还有的挖掘。

  张御听到这里,也是叹为观止,没想到本土的玄法在这几十年里出现了这大的变化,不过他也发现此间出现了一个问题。

  玄修大多连原来的大印变化都掌握不好,这么多小印又是如何做到相互调和并发挥应有效用的?

  他提出疑问后,惠元武嘿嘿一笑,道:“道友看得准,我等倚仗,实则来源于两物,擅长感应的玄修可观读‘先见之印’,我虽不懂,但据说此印能‘辨透阴阳,察敌先机’,而我所依靠的……则是此物!”

  说音才落,他身边就闪现出来一个仿若焰云组成的人影,他道:“这东西是一种造物,在军府那里被称之为‘观察者’,可以相助御主观察敌人,并提出合理的斗战建言。”

  他点了点自己的脑袋,“由于这东西是用我自身精血所祭炼的,与我是一体同生,思绪相通的,它见即我所见,他感即我所感,通过它,我不必费什么力气就能懂得如何在战斗中分配和调和自身的力量。”

  张御点了点头,他在苏芊那里,也听说过这类东西,他道:“我曾听闻,这是天机部的造物,只有军府的军士才能用到?”

  惠元武露出鄙夷之色,双手环抱在前胸,道:“不错,天机部那些人怎么会好心给我们这些东西,不过有门路的人,大可以请擅长祭炼法器的真修出手祭炼此物,尽管炼造出来的东西与天机部所造有些差别,不过更适合我们修炼者。”

  张御点点头,其实他知道,“观察者”最早的思路应该就是来源于玄修。

  早年的玄修,两人互相配合战斗,一个为主,一个为辅,一个负责战斗,另一个负责观察敌人,后来这当是被天机部拿去借鉴,从而弄出了“观察者”,并以此大大提升了军府的实力,而天机部的技艺,又与真修脱不了关系。

  所以到底谁学谁的,现在早已经说不清了。

  ……

  ……
玄浑道章最新章节http://www.ssiaec.com/xuanhundaozhang/,欢迎收藏
手机看玄浑道章http://m.ssiaec.com/xuanhundaozhang/玄浑道章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玄浑道章》版权归原作者误道者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网游之大禁咒师透视之眼三国之暴君颜良明天下渔色大宋沧元图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校园修仙

平行进口车报价 | 非常美文网 |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襄阳网 | SZ中文网 | 27鎶 | 27鎶 | 27鎶 | 27鎶

尚书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